首页 > 爱情薄凉如霜 > 第113章 我知道错了

爱情薄凉如霜 第113章 我知道错了

    严云笙笑笑,把一张单据推到康佐城面前,我远远看了一眼,就见上面好多零。

    康佐城只是瞄了一眼,下一秒就不屑的扔了,“康当家的胃口可不小啊,几个赌场就值三亿了?”

    “康少,话可不这么说的,我那赌场每天进账多少,往后算十年,可不止这个数了。三亿,还算是我给康少的友情价了。”

    三亿?握草,狮子大开口啊!

    我估计康佐城原本也是打算用钱息事宁人的,否则今天就不会一个人过来了。可是严云笙这胃口太大了,怕是谈不成。我不知道他们翻脸以后还能不能全身而退,也许康佐城可以,可我呢?

    看他前后不一样的神态,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心里说不出的悲凉。

    康佐城冲着严云笙冷笑:“严当家这是挟持着遇安吃定我了?不过你也应该很清楚,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

    所以,我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我心里越发难受了,原来他真的不在乎我,就算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就算我们也曾经假装很幸福过……

    我咬唇,努力把泪水憋回去,所有的绝望朝我涌来,像是要把我彻底淹没在海底,喘息困难,生不如死。

    严云笙哈哈大笑:“一个童遇安当然不值,可是……”

    他一拍手,一个保镖很快就走了出去,没多久就拖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进来了,我下意识看过去,居然是好久不见的康奋。

    他不过才刚成年,现在居然变得这么狼狈了,而且灰头土脸的跟个乞丐似的。眼睛也像是没睡饱的熊抱,只剩下绝望了。

    我彻底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被保镖狠狠扔到地上,就像一条被抓的狗,努力匍匐到康佐城脚下,声泪俱下的求他就他。

    我本能看向薛可欣,简直难以置信她竟然能这么狠心的对待自己的儿子。

    康佐城看见康奋像是再也淡定不了了,一把抓住他狠狠一个耳光甩过去了,“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不要吸毒不要吸毒,你聋了吗?!”

    “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快死了,你救救我吧。”

    康奋整个人都在抽搐,不是因为被捆绑的原因,而是他毒瘾发作了,他的裤子里一团团的湿气,散发着恶心的腥臭。

    “哥,救救我……快救救我……”他在地上疯狂挣扎,整张脸都狰狞的不能看了,被绑的手脚渗出血水来,应该是挣扎很久了。

    严云笙冷冷站起来,朝他走过去,康奋马上失声痛哭,“严叔叔,快给我点……求求你,快给我点,我哥一定会给你钱的……”

    “可我还没有拿到钱啊。”严云笙蹲下身子,揉了揉康奋的脑袋,眼神却是冷冷看着康佐城,“康少,我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康家二少爷吸得这可不是普通的毒品,而是国外刚生产了一种新型毒品,曼花,康少应该不陌生吧。”

    听到这名字,我惊出一身冷汗,这还是我前一阵子看新闻的时候看到的,说是这种名为“曼花”的毒品效果相当了得,只是一点点就能发挥比大麻,K粉,病毒之类的几百倍的功效,特别容易上瘾,也特别恐怖。

    如果康奋真是这玩意上瘾,那他未来堪忧啊。而且我看他那样子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上瘾了,怕是早就深入骨髓了。他地上恶心的扭动着,我几次想吐,可都硬生生忍住了,不由别过头。

    我的目光正好对上薛可欣心虚的视线,我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还能在她眼睛里看见一点歉疚和不忍。然而,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我心里居然替康奋悲哀起来,什么样的母亲才能这么狠心,为了钱为了利,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儿子送上鬼门关。

    康佐城气的脸色铁青,狠狠朝康奋踹了几脚,我想他现在连杀了康奋的心都有了。

    严云笙冷笑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用猜,康奋染上毒瘾肯定少不了他的推波助澜。

    “哥,哥你救救我啊……我是你弟弟啊……”康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嘴里不断吐出白沫来,可能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毒瘾,他不停啃咬着旁边的椅子腿,嘴都磨破了,鲜血淋漓。

    严云笙是彻底占了上风,嚣张无比的说,“康少,我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很。”

    而我也终于明白他有恃无恐的原因了,估计整个魔都,也只有他严云笙手里才有“曼花”,而看康奋的样子,要是再不给他毒品,就是送到戒毒所也是一条死路。听说这种毒只能一点点戒,如果一下子断掉来源,反而会因为毒瘾发作而死去。

    康老爷子虽然不喜欢这个孙子,康佐城也对他没多少好感,可到底是严家人,多多少少是有感情的,否则康佐城上次就不会因为他赌债的事情而端了严云笙的赌场了。

    我想,这男人冷酷的背后还是有几分慈悲的,当然,这也要看对方是谁,他对我……只怕这份慈悲是没有的。

    康佐城冷冷看向严云笙:“严云笙,你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吗?”

    他冷厉的声音一出,就像周围的空气都结冰了,阴冷的可怕。严云笙的保镖马上用枪对准他的头,整个酒吧的人都戒备起来。

    安胜吓得后退一步,手里的瓶子划伤了我的脖子,我疼得惊呼一声,就见康佐城飞身过来,直接扣住了安胜抓着酒瓶碎片的手,狠劲往后一折……

    噗!

    几乎是瞬间,安胜脖子上的血喷了我一脸,热气腾腾的。而他还没反应过来,也有可能是吓傻了,手里还死死拽着刺入他喉咙的酒瓶碎片,直直僵住了。

    闻见那股浓浓的血腥味,我翻江倒海的胃再也控制不住,“哇”地一声就大吐特吐了起来,吐了一地,虚弱的差点瘫在地上,好在康佐城一直搂着我的腰。

    严云笙保镖马上用枪对准了康佐城的脑袋,都上膛了。然而康佐城像是很不以为然,轻轻把我搂在怀中里,阴森森瞥向拿枪的保镖,“难道你主子没告诉过你,千万不要用枪对准我的头吗?”

    PS:今天没了,明天早上没有哈,么么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