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门放夫人 > 第519章 对方瞎了

关门放夫人 第519章 对方瞎了

    胡小草在扬州城内忙忙碌碌,胡家村张氏看着村口的方向,嘴里不停的碎碎念。

    “小草都走了那么久了,到底是到了还是没有到?也不知道写信回来,真是担心死个人了。”

    她让小清一一天问三回范先生,范先生那里也是没有消息,范先生看不出着急,但她急啊。

    “小草做事向来有分寸,你别太担心了,这山高路远的,就算写了信回来,也得好久,再等等,别着急。”胡阳也是愁,这闺女一走那么多天,音信全无,还不像在县城,有她舅妈和周光看着,他也不用那么担心。

    “嘴上光说不担心,但是这心里还是急啊。谢三公子他们的信,还等着小草来信了,好告诉小草这个好消息。”

    张氏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家。

    这些比小花成亲晚的都有孩子了,她也想抱外孙,奈何孩子们都有自己的主意,她也不能强加干涉,再说小文是医者,自然是知道怎么对小花好。

    想到小文这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吃了那么多苦,她又叹息。

    胡阳无奈,感觉张氏这一天得在叹息中度过了。

    “咱们将小草的担心放在心里,现在先准备小桃的嫁妆吧,柳家不是普通人,咱们总不好再照着小花的规格。”

    胡阳平时向来不爱管这些事的,他也扯不明白,不过现在为了转移张氏的注意力,他也是拼了。

    “另外小草走的时候提了一嘴张凡是不是年前要进京?若是这样的话,咱们还得给张凡准备些东西,虽说京城有谢三公子他们在,但是咱们也不好事事都麻烦人家,人家交的是小草这个朋友,咱们不能整天让小草带着一连串的亲戚,那样不好。正好你也好久没有去张家村了,不如今天咱们去镇上买些东西就去?”

    张氏沉思一下,“也好。”

    胡阳总算松了一口气。

    张大娘在一旁看着俩人偷笑,刘桂香却是有些羡慕张氏。

    早些年张氏在村里是大家都同情的对象,她是村子里人人羡慕的对象,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她成了村子大家同情的对象,张氏成了人人羡慕对象。

    她不羡慕张氏家风光,她只羡慕张氏人到中年,她枕边的人还依旧珍惜她。

    似是察觉到她的闷闷不乐,张大娘拉着她去了老屋,“说真的,咱们家这么多汉子,你一个都看不上?有合适的尽管大胆去追求,小草不是也说了吗?她是鼓励你再成家的。”

    刘桂香低声浅笑,“小草这丫头整天就是操心命,天天操不完的心。大娘,我心里有数,放心吧。”

    被刘桂香和张大娘念叨的胡小草,带上小胖悠悠然从扬州城回锦溪村。

    出城门的时候,胡小草还特地朝身后看了一圈,见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她这才放下了车帘。

    “姑娘,我今天在千家门口看到一个有趣的事情。”

    出了城,小胖得到精致的泥后,欢喜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子去了。

    “哦,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今天千家门前有两个小姐差点打起来了,有一个听口音和姑娘你差不多,年纪也和你差不多的姑娘,见到一个沈家的小姐,应该是沈家的小姐,我看到他们轿子上挂着沈家的标志,那口音跟你差不多的小姐没有让路,被沈家的小姐教训,被教训的姑娘自然不服,两人在门口僵持,还是千家一个人出来,俩人才各自负气先后进去了。

    沈家的小姐去千府?沈家有意和千家做亲戚?

    不过这些个大家族都是说不明道清的关系,再来个亲上家亲也无所谓。

    倒是那个和她口音差不多女子,年纪差不多,口音差不多,会是谁?难道千家早就在胡家村布了局?

    “两个姑娘当街吵架还真是有趣,小胖,扬州城的姑娘我看着不是都挺懂礼节的吗?她们在门口吵架,不怕别人笑话?”

    小胖笑了,“我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不知道别的地方的姑娘是怎么样的,但是扬州城的姑娘,我娘说她们懂礼节是真懂礼节,但是发起飙来,那也是真厉害......”

    “我娘还说,将来若是我要是能娶城里的姑娘,一定不能娶那些厉害的,要不然家里会不安生。”

    胡小草一阵无语,这常氏这么教孩子好吗?这样会让他从小带着有色眼光去看别人的。

    南方经济发达,封建教条和社会风气也相对比北方松了一些,姑娘们温柔且又有个性,她觉得挺好的。

    “明天若是再能看到那口音和我差不多的姑娘,你帮我多留意留意,看看能不能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在这里遇到一个老乡,我一定得想办法结识一下呀。”

    “好。”

    回到锦溪村,胡小草又分给了小胖一包点心,高兴的小胖连连道谢。

    千珏没有在家,胡小草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倒是守门的狗子咬着胡小草的裙子要带着她去找。

    胡小草揉了揉狗子的脑袋,“他人没事就好,我先收拾一下东西咱们再过去。”

    狗子屁颠屁颠的跟在胡小草身后。

    将买来食物放在厨房里,胡小草换了衣裳后坐在桌前思考小胖的话。

    口音差不多,那说明那女人是大罗附近的人,但整个大罗那么大,想一个未知的人,难度何其之大?还是得想办法让柳叔他们去想办法查一查那个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上次千珏莫名在出城后被刺杀,跟这个女人少不了关系。

    “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迷?”千珏回来后,便看到胡小草在桌前沉思,倒的茶已经冷掉了,也没有动。

    “我在想,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千珏吓了一跳,立马反问,“哪个女人?什么女人?我只是去湖边走走,并没有约见什么女人,千风他们都能作证。”

    胡小草被他这么强的求生欲表现逗的哈哈大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是针对你,再说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还有女人能看上你,那真的说明对方是瞎了,不对,应该是要求是个男人就行了。”

    说完,胡小草将小胖的话转述给千珏。

    “我让柳叔他们去查查。”千珏沉了脸。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