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 第119章 再见少年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第119章 再见少年


对于之前侮辱祖国的报纸,陈南西想到了新的解决办法。

在这个国家的处处都充斥着看不起华人的行为,他们将“雾霾”归咎于中国,将这个国家的污染也归咎于中国,将数不清的原罪都算在附近这个东方大国身上。

在他们的印象中,似乎明朝之后,再无中华。

但是他们忽略了比朝代更值得敬重的是民族,中华上下五千年,除了明,更加无数个伟大而文明的朝代。只怪此时的韩国人心生了偏见。

其实很开心在韩国有孔子学院,更有汉语热,但是对中国如今的偏见真的太深了。

陈南西曾经问过自己的各国同学,日本同学说中国学生都很喜欢花钱,瑞士同学说中国同学喜欢买买买,德国同学说中国同学不爱学习……

似乎围绕中国留学生更多的标签就是“不爱学习”“花钱”两个字上。

在国外像是陈南西这样的人时常会有一种烦恼,她想改变这种局面,尽管他人目光短浅,但却不能放任这种偏见无所作为。

她在微博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叫“班长弟弟”,作为博主,她组织了一个团队专门做视频。

正好她即将学的就是编导,而她做的节目的内容,就是在异国他乡弘扬中华民族之重。

最开始还是小打小闹,只是穿一穿汉服,弹弹琴,后来去敬老院,去社区表演,再后面上韩国的电视节目……

没想到“班长弟弟”这个博主竟然火了,更火的是这个微博名下的爱情故事。

人红是非多,陈南西知道席子易不喜欢招摇的事,她没想到自己偷偷做的这些竟然成功得一塌糊涂。

人人都在搜首尔街头那个弹古筝的女孩是谁,人人都在看被截取下来的韩国电视台节目。

其实像是韩国这个文化输出很重的国家一般是很反感中国文化的卷土重来。毕竟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中华文化辐射了他们几个世纪。

几十年前甚至把汉城改成首尔,文字也彻底斩断重造文字。但出乎意料,陈南西的这次只是想做做事得到了全面支持。

网友在关于她的微博下面评论。

“好样的,韩流荼毒年青一代这么久,现在终于知道反击了。”

“终于有人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给你们点赞。”

……

一切都看似好起来,一切似乎都在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大家都这样认为。

年轻时以为喜欢上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转眼,又是一年,陈南西记下随笔一篇。

“18年初,从釜山归家前,去往济州小岛,路经风雪,迷路在渔村小巷,捧着陌生人咖啡等风雪过去。回到釜山,随后旷课,去首尔入学,收到俄罗斯大学的交换名额,席子易收到去往美国名校的交换名额。

也就是说不到半年时间,我再次陷入彷徨,几经抉择,最后还是背上沉甸甸的故事,满目悲凉的归国回家,准备去往另一个国度,手脚冰凉。

当初为什么旷课?因为有了更好的归宿,才发现当初去釜山,像是受气而去,离家出走。釜山的朋友包括教授问起我的归程,我都说也许是九月吧。

其实在内心深处,我没考虑过再回去。

回国前,我去见了南方的朋友,末艺留在了釜山,和刘兆麟一起,我没想过他们会有这样的结局。

如今立足年末清晰明了,末艺是我同行的朋友,已经与我一起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她是我在韩国最好的朋友与收获,七月她还来我中国的家做客,我带她吃了整整五天。

我如今记不得何青青的模样,已经两年未见到她,不知道她过得如何,记得最初认识时她很爱哭。她曾背叛我,更多的是帮助我,是非恩仇,终是一场空。

回国后每日呕心沥血工作,看书,读历史,写剧本,填词作曲,小有收获,重要的是在家,亲人日日常伴,平安喜乐。我喜欢家里的两个小孩,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喜欢。

七月去西藏,大多时间,独自一人漫步街头,点一壶甜茶能在破旧的藏茶馆坐一下午,晒晒高原的太阳。我走遍街头寻一家咖啡店,一个人看电影,去新来的西餐厅吃牛排。历经艰辛登上神山,转过神湖,又在边境线徘徊数日。路上遇有缘人寥寥,叹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我和他终于再次谈论彼此,我告诉他我们分开后我去了哪里,见了谁,还去了他的家乡。

他问我还回那个国家吗?我说也许吧。其实我没打算再回一个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希望的地方。我没有告诉他我不喜欢那个国家的人,甚至文化,只有他是我最初和最后的留念,但最后我们都选择了更远的远方,不约而同。

所以我们相遇和决定相守的地方就像是一个讽刺,让人厌倦。

人总是想逃离让她压抑的地方。

他说让我去请我吃饭,我说好。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收到邀请函办好签证准备去新的国度。

离开拉萨,翻越群山大河,随驴友去西安,准备打道回府,我和朋友谈笑所遇到的危险,车厢周围的人都来听,像个说书先生一样,还怂恿旁边的人去卧铺,一个人独占三个位置。短短数日西安独自过来,这期间遇到很多谈得来的新朋友,包括按摩店的阿姨,因为我能说会道邀请我去他们公司上班,还有替我看水的大爷,他是游乐场一个水上项目的售票员,因为我害怕,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玩他就守着我替我拉扯绳子不让我飘远,一边陪我说话。

回到家里,家乡却有水灾,巴山夜雨带来恐惧,几乎日日听着暴雨而醒,闪电又太多刺激。大水漫过河堤,冲毁沿河农舍,日日祈祷暴雨快停。

八月九月,与姐姐常伴,她置办新房,我去帮忙,有一位知己趁着周末从更南的地方辗转而来,见我一年中最后一面。

中间发生很多事,转眼一看,不过寥寥几件值得提起。

九月来俄罗斯,认识新的人,融入新的文化,至今是觉得值得的,他终于打算和我握手言谈,对我说去做想做的事吧。

我觉得一直以来,他觉得是我先背叛了我们的感情。毕竟最开始是我提出从首尔分开。

我不后悔这样的决定,至少他也答应了分开我就更加不必后悔。

人到了一定年纪,就要承担一些责任,最基本的就是养活自己,在这一点上我算做到了,这是我目前唯一拿的出手的。

在工作上我比较能吃苦,觉得阅历真的是令人伤感的好东西,随着岁月流逝年龄增长,很多人只顾着逃避衰老,却忘记生命的意义。至少我变得不再眷恋少不更事。

最后我还是和喜欢的人彻底告别了,我挣扎着不想就此作罢,毕竟是好不容易才从人群里找到的人。而历经两年,我也早已不是当年不顾一切的心境。他也向我致歉,说以前对我不好,后来翻看他封锁的动态,才知他对我恨多过其他,他说曾经是喜欢我的。

但到了这种时候,我也能忍住不去打搅他的平静生活。哈哈,原来喜欢不喜欢都不再重要,我已走向新的山穷水尽。

我对他说,人可以恋旧,但是不能奢望事事如旧。

我认识了新的小伙伴,他身上有以前一个旧友的影子。像是淳宇,像是刘兆麟。原来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会轮回的,但是我想我再也遇不到小班长那样的缘分了。

在这里是比国内危险,外国人被抢被偷都是常事。我也再不像以前半夜还一个人在外面看电影。因为学业重工作多,也收了玩耍的心。

新年是和一个北京男孩出去的,他经常给我讲他的故事,但因为天性凉薄了些,只能算半个朋友。因为人太多还走散了,给他视频时有外国的圣诞老人给他打招呼。路上也碰到人来抱我,和我合照,还有人给我送糖,在他们眼里,我始终是来自东方的小女孩,很多人怀疑说我有蒙古血统。

九月十月的列宁格勒格外美,金灿灿的一片,每日下课我都会绕着老城走一圈,过桥乘船,乐此不疲,每日见到世界各地的游客,有人经常拿相机拍我,大多因为我迥异的面孔。

冬季我慢慢适应了夜长昼短的生活,几乎不爱出门,一出门就是冰雪,走起路来万般小心。我和朋友去滑雪喝咖啡,我最喜欢听他们讲来自不同国家的故事。现在二月冰雪融化,街道湿淋淋的,一不小心就脏了鞋。

我很喜欢我的老师,她是编书人,权威,可爱,聪明,灵活,大概五六十岁,教书育人有自己的风格,对待每个国家的学生一视同仁,她说不论我们来自哪里,都是她的学生。但是后来因为班里水平差距太大,我又被换班,有了新的老师和同学,很快融入他们。新的老师也喜欢我,总把最难的问题留给我。

我不那么想念家乡想念亲人,因为我自己就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唯独吃上并不满意,我很想念蜀地的火锅冷锅串串类辛辣的食物。

前段时间告诉妈妈,想和她一起旅行,念叨很久以前我与她一起旅行多么轻松自在。她只愿我谁也不放在心里,只认真做我自己,哪怕她惹我不高兴也删了她,因此心境变得更豁达。她厉害啊,这辈子最能拿捏住我软肋的人。

天高地迥,南北无边,人若是有了自由,就有了风骨与气场,过得自然就好。

我喜欢观察别人,但并不爱比较,更愿意将目光放在自身上,元旦那几日放假都在看无关紧要的书,很是有趣,也不愿找谁玩,谁找我都拒绝掉了。

他以前问我总是一个人会孤独吗?我说不会。

两个人在一起自然有两个人的开心,但只有一个人时才能发现认识新的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发现他身上处处有我的影子,我离开后,他也曾爬上了华城的山顶,拍下万家烟火,在山顶说道又爱又恨。

新的一年,我不打算再老老实实喜欢谁,主要是不想再受累于感情,只想认认真真过好这几年最好的时光,好好与这偌大的世界打交道,想要那种孤军奋战的英勇。

我终于知道我不属于任何人,也不愿归于某个地方。

在不怕别人说三道四的途中,的确会经过磨砺,但是我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以前有朋友喜欢科比,但是她更喜欢我。她说我就在她面前,活生生的影响着她,大概是因为我敢爱敢恨,像个侠客。

从去年九月到现在来新的国家已经半年了。经历小风小浪,平凡离别。

最神奇的是,原来不曾想交往的朋友最终会成为形影不离的那个人,原本被我选定愿意交往的朋友却变成陌生人。

但最终,我终于拥有了理想中的感情,那是曾在首尔渴望的,建立在彼此人生观相符,共同进步勉励,还有同样梦想的基础上。

书上关于人情轮回的说法没错,曾承受的失望与痛苦,在后来会有另一个人来补偿。

曾付出得不到的回报,会有另一个人,心甘情愿还回来。

世事如此,互相亏欠罢了。

而我不愿亏欠谁。

始终想对一个人足够好,即使我根本算不上温柔善良又总被人诟病。我的这种好不是老好人的好,是挑剔又可贵,甚至倾家荡产才能换到的好。

时过境迁,我终于从遥远的梦里醒来,梦里有我的少年,他刚来到一个陌生国度不久,我们才认识不久,甚至连名字都记不住,那天放学,他采了石头上的积雪,独独送了人群中的我。而我握着雪直到它融化成水,手掌刺骨凉意,血液却暖暖而流。我走了很远的路,嘴里却对朋友说着「我只喜欢高冷的,他现在不高冷我都不喜欢他了。」

再见我的少年。

你好2019。”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